关于雾化祛痰治疗,你不知道的4大细节~

2021-5-10 8:18:48来源:华医网作者:高丽丽

痰液潴留、咳痰困难是临床最为常见的呼吸系统症状之一,同时痰量增多、痰液黏稠不易咳出是下呼吸道感染、慢性气道疾病等呼吸系统疾病的常见临床表现,也可见于围手术期、神经肌肉疾病等者,痰液潴留会造成咳嗽、咳痰、胸闷、呼吸困难等不适,重者可阻塞气道。


目前常用祛痰治疗包括物理祛痰及药物祛痰,药物祛痰的给药途径包括口服、静脉滴注和雾化吸入,其中雾化吸入祛痰主要适于伴有痰液黏稠、咳痰困难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支气管扩张症、肺炎、肺脓肿及围手术期等疾病,其除在局部发挥祛痰作用外,同时可湿化气道,能使药物直达气道、起效迅速、局部药物浓度高而全身不良反应小,且应用方便,对吸气流速无要求,对儿童、老人等配合治疗有困难者,合并浓稠黏液分泌过多时,也可考虑雾化祛痰。


目前常用祛痰药物根据作用机制不同,可分为祛痰剂、黏液溶解剂、黏液调节剂、黏液动力药物。


常用的祛痰药物分类

微信图片_20210510081958.png

一、与镇咳药物合用

镇咳药物对咳嗽反射的抑制作用可能会致支气管分泌物的积聚,故雾化祛痰药物与中枢类镇咳药物不建议合用。

二、警惕支气管痉挛

当雾化产生的气溶胶温度过低、浓度过高、单位时间释雾量过大时,有可能诱发出现支气管痉挛。对有肺部基础疾病或存在气道高反应者,应谨慎雾化治疗。


此外,因哮喘者气道反应性增高,在雾化吸入治疗过程中需注意避免药液温度过低、释雾量过大及流速过高,并全程密切观察,防止气道痉挛的发生。


N-乙酰半胱氨酸(NAC)可引起呛咳、支气管痉挛,故哮喘、严重呼吸道阻塞等者禁用,老年人伴有呼吸功能不全者慎用。如发生支气管痉挛应立即停药,用异丙肾上腺素缓解。


吸人β2受体激动剂可能会引起口部和咽喉疼痛及支气管痉挛症状或原有症状加重现。

三、警惕相关不良反应及特殊人群使用

雾化吸入祛痰治疗一般安全性良好,常见吸入药物引起的咳嗽和轻度鼻咽、胃肠道刺激,通常可耐受。鼻咽和胃肠道的刺激性可能致口腔炎、恶心、呕吐,一旦出现可采用间歇雾化或停止雾化治疗。


N-乙酰半胱氨酸(NAC)不良反应是对鼻咽和胃肠道有刺激,可出现鼻溢液、口腔炎、恶心和呕吐等。慎用于胃溃疡或有胃溃疡病史者,尤与其他对胃黏膜有刺激药联用时。


氨溴索不良反应有上腹部不适、纳差、食欲减退、胃痛、胃部灼热、消化不良、恶心、呕吐、腹泻,胃溃疡者慎用。


吸入糖皮质激素(ICS)局部不良反应有口干、咽部疼痛不适、声音嘶哑、溃疡、舌部和口腔刺激、反射性咳嗽和口腔念珠菌病,吸药后及时用清水漱口可减少上述不良反应。雾化吸入过程中要避免药物进入眼睛,使用面罩吸药时,在吸药前不能涂抹油性面膏,吸药后立即清洗脸部,以减少经皮肤吸收的药量。


抗胆碱药物不良反应主要有口中金属味、口干、头痛、心动过速、心悸、恶心、眼部调节障碍、胃肠动力障碍、尿潴留、咳嗽、局部刺激、皮疹、舌/唇/面部血管性水肿、荨麻疹、喉痉挛和过敏反应等。面罩雾化吸入抗胆碱药液可诱发急性青光眼,可能是药液直接对眼睛的刺激作用引起。慎用于青光眼、前列腺增生或膀胱癌颈部梗阻者。


β2受体激动剂不良反应有骨骼肌震颤(通常手部较为明显)、心律紊乱、头痛、低血钾、外周血管舒张、轻微的代偿性心率加速、血管神经性水肿、荨麻疹、支气管痉挛、低血压、虚脱等。慎用于高血压、甲亢、糖尿病者。


雾化吸入祛痰药物与其他吸入药物的配伍相容性

微信图片_20210510082005.png

四、雾化吸入祛痰药物保存与和使用

①吸入用乙酰半胱氨酸溶液


安瓿开启后应立即使用,若不能及时使用,应放置冰箱,并在24h内使用;开启安瓿时闻到硫磺味,是药物本身气味,不影响使用;与橡胶、铁、铜等可发生反应,雾化吸入时应采用塑料和玻璃容器。


②吸入用盐酸氨溴索溶液


如需和其他药物混合雾化,应避免混合溶液pH值高于6.3,以防止pH升高致游离氨溴索失效或溶液浑浊;可与生理盐水以相同的比例(1∶1)混合在一起,而使吸入器里喷出的药液达到最佳湿度。


参考文献:

1雾化祛痰临床应用的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21,44(4):340-345

2慢性气道炎症性疾病气道黏液高分泌管理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5,38(10):725-726

3儿童呼吸安全用药专家共识:感冒和退热用药[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09,24(6):442-444

4中国儿童普通感冒规范诊治专家共识(2013年)[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3,28(9):682-685

5特殊人群普通感冒规范用药的专家共识[J].国际呼吸杂志,2015,35(1):1-4

6支气管舒张剂在儿童呼吸道常见疾病中应用的专家共识[J].临床儿科杂志,2015,33(4):373-374

7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评估及处理中国专家共识[J].中华内科杂志,2018,57(1):6-9

8雾化吸入疗法在呼吸疾病中的应用专家共识[J].中华医学杂志,2016,96(34):2696-2706

9雾化吸入疗法急诊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8)[J].中国急救医学,2018,38(7):565-573

10雾化吸入疗法合理用药专家共识(2019年版)[J].医药导报,2019,38(2):135-142

11雾化吸入在咽喉科疾病药物治疗中应用专家共识[J].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2019,26(5):231-238

12支气管哮喘防治指南(2016版)[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6,39(9):1-6

13成人慢性气道疾病雾化吸入治疗专家共识[J].中国呼吸与危重监护杂志,2012,11(2):105-109

14物联网辅助雾化吸入治疗中国专家共识[J].国际呼吸杂志,2017,37(10):721-728

15儿童常见呼吸道疾病雾化吸入治疗专家共识[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2,27(4):265-268

16童荣生等.药物比较与临床合理选择-呼吸科疾病分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268-277

17蔡映云等.临床药物治疗学-呼吸系统疾病[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55,59-61

18糖皮质激素雾化吸入疗法在儿科应用的专家共识(2018年修订版)[J].临床儿科杂志,2018,36(2):95-104

19吸入抗胆碱能药物治疗儿童喘息性疾病专家共识[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7,32(4):24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