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医未经培训不能开中成药处方

2019-7-5 13:56:09来源:南方日报作者:严慧芳

7月1日,国家卫健委联合国家中医药局发布了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20个化药和生物制品品种受到波及。这份目录中虽未列入中药品种,随之发布的通知中却明确对西医开具中成药和中药饮片作出限制,在业内引发关注。

首批重点监控药品以神经保护类制剂为主

7月1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份《通知》指出,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和国家卫健委《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国家卫健委同国家中医药局在各地报送的省级推荐目录基础上,形成了《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以下简称“目录”)。

从国家卫健委公布的这份名单可以看出,此次列入重点监控目录的药品名单,以神经保护类制剂为主,包括神经节苷脂、脑苷肌肽、奥拉西坦、小牛血清去蛋白等12个品种,其次还包括免疫调节、细胞保护等产品。一名三甲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告诉记者,部分神经保护类药物价格不菲,并不在医院采购名单内,通常会以医生处方推荐、患者去院外药店自费购买的渠道实现。

有媒体统计,目录中提及的20个品种涉及170多家企业,总市场规模近500亿元,包括步长制药、齐鲁制药等国内知名药企。

《通知》要求,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会同中医药主管部门在目录基础上,形成省级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并公布。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在省级目录基础上,形成本机构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这也意味着,此前业界一直备受关注的辅助用药监控目录正以另一种形式落地。

为了进一步挤压药品市场“水分”,《通知》要求,“对纳入目录中的全部药品开展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加强处方点评结果的公示、反馈及利用。对用药不合理问题突出的品种,采取排名通报、限期整改、清除出本机构药品供应目录等措施,保证合理用药。”《通知》还要求,重点将纳入目录的药品临床使用情况作为医疗机构及其主要负责人的考核内容。

中成药未列入,但西医开具中成药将受限

虽然首批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中并没有中成药或中药注射剂的身影,但《通知》中一条要求却搅动了整个中药市场。

在“加强目录外药品的处方管理”条文下,《通知》要求,“对于中药,中医类别医师应当按照《中成药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医院中药饮片管理规范》等,遵照中医临床基本的辨证施治原则开具中药处方。其他类别的医师,经过不少于1年系统学习中医药专业知识并考核合格后,遵照中医临床基本的辨证施治原则,可以开具中成药处方;取得省级以上教育行政部门认可的中医、中西医结合、民族医学专业学历或学位的,或者参加省级中医药主管部门认可的2年以上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总学时数不少于850学时)并取得相应证书的,或者按照《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考试办法》有关规定跟师学习中医满3年并取得《传统医学师承出师证书》的,既可以开具中成药处方,也可以开具中药饮片处方。”

“这也意味着,未经培训的西医以后将不能开具中成药处方。”业内人士解读认为,此举将一改长期以来大部分中成药由西医开出的现状,对规范中成药使用将起到积极作用。

西医开具中成药争议由来已久。全国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保健部主任张洪春在今年两会上就提出“关于加强西医师使用中成药的培训、考核和管理”的提案。他指出,“西医开出中成药处方式必须考虑辨证施治、四气五味、君臣佐使、性味归经、十八反十九畏等理论,但这些理论大部分西医搞不懂”,如此不合理用药现状会带来严重后果。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调查显示,超过70%的中成药是由西医开出的。2008年北京市18家医院调查结果显示,西医开具中成药处方不合格率最高为43.4%。

2016年退黄疸的中成药“茵栀黄”陷入舆论风波时,广东省中医院儿科主任杨京华教授就指出,网上“喷”中成药副作用的大多是西医,而实际上近八成的中成药都是从西医院开出来的。例如茵栀黄口服液,中医认为,新生儿黄疸中属于湿热黄疸才能用这个药,但西医在使用中成药时,往往不会辨证使用,就可能导致病患出现腹泻、呕吐等伤及脾阳的症候。

广东省中医院临床中药师向俊认为,没有学过中医的医生,开药时只关注中成药的功能主治,而忽略了辨证施治这一中医精髓,就会导致不仅治不好病,甚至还耽误了病情。“比如有些西医诊断病人是上呼吸道感染,就开维C银翘片,殊不知该药只用于风热感冒,而风寒感冒却不适用。”他指出,西医要开具中成药,必需先经过中医药学知识的相关培训,这样才能更安全有效地使用中成药。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西医对这一《通知》并不了解。某三甲医院一位儿科医生告诉记者,如果西医不能开具处方药,患者将面临要挂两次号的麻烦,“比如治疗鼻炎,很多中成药显示有效,但如果西医开不了中成药,病人就得再去挂个中医的号。”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中医药卫生人员总数达71.5万人。其中,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57.5万人,占到医师总数的16%。这也意味着,如果西医不能开具中成药,对千亿级中药市场来说震荡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