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药出事了,被判刑十年

2019-9-18 14:56:51来源:诊所老板之家

近日,根据岚山在线的报道,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检察院公布了一份起诉书——被告人舒某某因涉嫌非法行医罪被起诉。


4枚马钱子内服治面瘫

患者服用后中毒身亡


据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法院刑事附带判决书(2019)鲁1103刑初38号:


2018年9月1日,被告人舒某某在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证和乡村医生执业证的情况下,携带54枚马钱子等物品,到日照市岚山区杨某某家给其治疗面瘫。


当日20时许, 在舒某某指导下,杨某某用酒送服4枚马钱子,半小时后出现抽搐等症状,被家人送至日照市岚山区人民医院就诊,后于2018年9月15日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司法鉴定,杨某某符合马钱子中毒所致呼吸、心跳骤停而死亡。舒某某因涉嫌非法行医罪,于2018年9月14日经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检察院决定批准逮捕。



马钱子外敷可治面瘫

但因剧毒内服易出事



马钱子一药向来为医家畏用,以其剧毒,如因误用过量或炮制不得法,可以引起呼吸麻痹而致死。


而据近代名医朱良春介绍,马钱子可外用于面瘫,即马钱子与白附子2:1比例研细粉,均匀撒布于半张伤湿止痛膏上,贴在相应穴位上,1周左右可获痊愈。


而马钱子内服据《中药学》第五版教材规定,马钱子的安全剂量为0.3-0.9克之间。《中国药典( 2015 版) 》提示,口服马钱子的有效剂量为0.3~0.6g,中毒量为1~3g,生药7g 即可致死,中毒潜伏期30~180分钟。


马钱子成分复杂,含生物碱类、苷类、酸类、醇类等数十种化学成分。其中,生物碱占1.5 ~5%,士的宁(又称番木鳖碱)和马钱子碱占总生物碱的80% 左右。


研究证明,士的宁和马钱子碱就是马钱子的主要毒性成分。而士的宁治疗剂量与中毒剂量非常接近,成人一次服用 5-10mg可致中毒,30~100 mg 可致死亡!


据悉1枚马钱子在0.3-0.6克左右,而本案例中杨某某因面瘫而服用4枚马钱子后,折合剂量为1.2-2.4克之间,大大超过了安全剂量,引起中毒是不可避免!



“神医”不绝,事出不断



近期曾有某“神医”接诊一位筋骨痛病人,给予一包内含剧毒中药断肠草的“祖传秘方”,在病人服后不适找上门来追责时,为了自证“秘方”无毒,自己当场验吃了一顿,不料马上出现药物中毒症状,急送医院抢救则不治身亡!


还有“神医”,用含有草乌的中草药说成是“祖传仙方”专治风湿骨痛,恰不料由于剂量过重及个体差异酿成病人药物中毒反应后,因抢救不及时而死亡的悲剧,而那位“神医”也因非法行医罪被判入狱!


可见一些病人由于道听途说而盲目相信所谓的“神医”与“祖传秘方”,引发了病人的乱投医行为致使出事的案例是层出不穷。


究其原因则是医学的快速进步与发展,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治愈了很多疾病及控制了很多疾病的恶化,但是仍旧还有很多疾病在现代医学面前束手无策,病人所遭受的病痛煎熬仍旧每天折磨着他们的身心与工作。


与其正规医院治疗乏术,还不如去民间“捡漏”,兴许能撞上“丹方气煞名医”的经历,而且在“神医”的鼓吹与渲染之下,病人们趋之若鹜也在情理之中,这就创造了“神医”们广阔的市场与发展空间,这也是“神医”们在出事后仍然屡禁不止的原因!



同是中药,为何“神医”出事多



有人不经意会问,这些所谓的“神医”所用的“仙方”不也是中药吗,为什么同是一味中药,正规的中医师用在病人身上非但能治病,而且基本没有毒副作用,很少听到某某中医师开的中药吃死了人,而“神医”们用了往往出事多,甚至还把自身性命都搭上。


这就牵涉到专业与不专业的问题,因为医学是一门严谨的科学,更是一门独特的实验科学。正规的中医师在开具这些剧毒中药时,往往要经过规范的炮制以最大限制地降低了药物的毒副作用,并且都有严格与精准的剂量控制。


而“神医”们一般都是非专业出身,一知半解地认为剧毒中药的治病效果,而忽视了炮制可以去毒与减缓毒性的作用,对于因人而异的剂量没有精确掌握,往往用“枚、个、握、颗、把、朵”等缺失规范剂量而套用模棱两可的经验用法,使口服剂量大于常规安全剂量,甚至大于几倍的中毒剂量,而且在病人发生中毒前期症状时,没有深刻认识到药物中毒的危险性


为了掩盖事态的发展,反而采取自我宽慰及敷衍病人的严重失职态度,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怎么不出事呢?这也是本案例中杨某某在服用4枚马钱子后不治身亡的原因!



警钟长鸣,“神医”被判入狱十年



据悉:岚山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舒某文犯非法行医罪,于2019年2月1日提起公诉。杨娟的家人也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岚山区法院认为,舒某文未取得医生职业资格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其行为扰乱了公共卫生秩序,构成非法行医罪,应追究刑事责任。


4月25日,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舒某文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一万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医疗费、丧葬费、交通费及误工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89161.45元;扣押在案的马钱子、自制药品等依法予以没收。



马钱子误服中毒后的解救措施



中药解毒:


甘草绿豆汤:甘草10克,绿豆30克,加水500毫升,水煎服用


防风汤:防风10克,水煎服。


以上二方适宜用中毒症状开始出现时。


西药:


保持安静,消除一切刺激,治疗基本治则是阻止脊髓性痉挛,防止延脑缺氧及阻止延脑兴奋过度。


输较大量生理盐水及适量葡萄糖液,以中和毒素及利于排出。


服药不久可用化学解毒剂:鞣酸1克,加水半杯;碘酒1-2毫升,加水1杯;内服可使番木鳖碱沉淀成不溶性物质,继以0.05-0.2%高锰酸钾溶液洗胃,洗后导泻。


痉挛时,静脉注射苯巴比妥0.2-0.3克,或施行小量乙醚或氯仿吸入麻醉,还可用10%水合氯醛20-30毫升灌肠,必要时可重复使用1-2次,量可酌减。


禁用鸦片、吗啡类及咖啡因类,因前者有兴奋脊髓作用,后者能增加马钱子碱的毒性。


可以饮用大量碱性饮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