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状疱疹中西医疗法

2019-3-11 13:55:14来源:基层医师公社作者:羽兮

带状疱疹,中医方面又把它叫做“腰缠火丹”,俗称“蛇床疮”,好发于春秋季节,现在正值高发期。从西医角度来说,带状疱疹是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经再激活引起的感染性皮肤病。病毒颗粒传播主要以空气飞沫为媒介,经呼吸道粘膜进入体内。


碰到这样的患者,可确诊为带状疱疹!


1
临床表现


春秋多发,常出现在年龄较大、免疫抑制或免疫缺陷的人群中。


前驱症状包括:轻度乏力、低热、食欲不振等全身症状,患处皮肤自觉灼热感或神经痛,触之有明显痛觉,也可无前驱症状即发疹。


好发部位主要为:三叉、颈、肋间、腰骶部神经分布区。


2
皮损表现


患处先出现潮红斑,很快出现粟粒至黄豆大小丘疹,成簇分布而不融合,继而迅速变为水疱,疱壁紧张发亮,疱液澄清,外周绕以红晕。


微信图片_20190311135615.jpg


皮损沿某一周围神经区域呈带状排列,多发生在身体一侧,一般不超过正中线。病程在2~4周,并发症有高热、肺炎、脑炎、脑栓塞等。


西医治疗方法


处置原则是保持病变皮肤干燥、减少不良刺激、药膏治疗。


用药推荐

1. 抗病毒药:无环鸟苷、阿昔洛韦、泛昔洛韦、万乃洛韦等。


2. 神经营养药:Vit B1、Vit B12


3. 镇痛药:去痛片、颅痛定、布洛芬、吲哚美辛、扶他林、西乐葆等。


4. 糖皮质激素:泼尼松、甲强龙、地塞米松等。


5. 免疫调节剂:干扰素、聚肌胞、胸腺肽、丙种球蛋白、白介素-2等。


中医治疗方法


该病多因情志内伤、肝郁化火,以致肝胆火盛;或因饮食失调损伤脾胃,或忧思伤脾,导致脾失健运、湿浊内停、郁久化热,以致湿热内蕴;兼外受毒邪,则湿热火毒熏蒸皮肤而发疹。


辨证主要辨肝胆火盛和湿盛,临床以肝胆火盛型多见。皮疹大部或全部消退后,局部仍疼痛不止者,多属气滞血瘀;而老年患者疼痛日久亦有属气血虚者,应注意辨别。


治疗主要以清热利湿、行气止痛为宜,结合外治。初期以清热利湿为主,后期以活血通络止痛为主。其中体虚者,以扶正祛邪与通络止痛并用。


1
分型及用药


肝经郁热型


主症:皮损鲜红,灼热刺痛;疱壁紧张,口苦咽干,心烦易怒,大便干燥或小便黄,舌质红,舌苔薄黄或黄厚,脉弦滑数。


治法:清泻肝火,解毒止痛


代表方:龙胆泻肝汤加紫草10g,板蓝根15g,延胡索10g。


龙胆泻肝汤:龙胆草6g,栀子9g,黄芩9g,柴胡6g,生地黄9g,泽泻12g,当归3g,车前子9g,木通9g,甘草6g。水煎服,每日一剂。


脾虚湿蕴型


主症:皮损色淡,疼痛不显,疱壁松弛,口不渴,食少腹胀,大便时溏,舌淡或正常,苔白或白腻,脉沉缓或滑。


治法:健脾利湿,解毒止痛


代表方:除湿胃苓汤加减


除湿胃苓汤:苍术15g,厚朴9g,陈皮9g,猪苓9g,泽泻15g,赤茯苓9g,白术9g,滑石15g,防风9g,山栀子9g,木通10g,肉桂5g,甘草5g,灯心2g。水煎液,每日一剂。


气滞血瘀型


主症:皮疹减轻或消退后局部疼痛不止,放射到附近部位,痛不可忍,坐卧不安,重者可持续数月或更长时间,舌暗,苔白,脉弦细。


治法:理气活血,通络止痛


代表方:桃红四物汤加制香附10g,延胡索19g,莪术10g,珍珠母20g,生牡蛎20g,磁石20g等。


桃红四物汤:熟地黄15g,当归12g,芍药10g,川芎8g,桃仁6g,红花4g。水煎服,每日一剂。


2
针灸


微信图片_20190311135622.jpg


穴位

主穴:阿是穴、夹脊穴、支沟、阳陵泉。


配穴:腰以上病灶可选曲池、合谷、外关;腰以下病灶可选三阴交、太冲、血海。


位置

阿是穴位置:皮损周围(约离疱疹0.5-1寸处)


夹脊穴位置:取与皮损相应之夹脊穴。


治法

一般仅需取主穴,疗效不明显酌情加1~2个配穴。


阿是穴针法:以1.5-2寸毫针,呈25度角朝疱疹方向斜刺,按皮损范围在周围进4-8针,略加捻转提插,有轻度得气感即可。


相应夹脊穴:斜向脊柱深刺,使针感循神经分布线路传导。


其他穴位均施提插捻转泻法,留针20-30分钟,5-10分钟运针1次,每日1-2次。


3
拔罐法


微信图片_20190311135625.jpg


取穴

阿是穴


治法

一般嘱患者卧位,充分暴露病灶区,将罐依次拔在疱疹密集簇拥之处。罐具大小依部位而定,必须拔紧。罐数按照病灶范围决定,以排满为度,留罐约15分钟。


拔罐后有破溃者,外涂龙胆紫药水,局部感染重者,可撒氯霉素粉,一般每日一次,不计疗程,直至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