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市18个县区,有16个县区有卫生室骗保被曝光,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

2020-7-31 9:17:37来源:红杏e生

医疗保障基金是人民群众的“看病钱”、“救命钱”。一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在严抓医保基金的专项治理,大力查处违法违规欺诈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


全市18个县区,16个有卫生室骗保行为


近日,赣州市医疗保障局曝光一批村卫生室欺诈骗取医保基金案例。


微信截图_20200731092212.png


据赣州市医保局官网7月22日发布信息显示:自2020年1月1日起,我市开始实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门诊费用统筹,为进一步规范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行为,维护医保基金安全,全市各级医疗保障部门通过大数据筛查、现场检查等方式,加强对基层医疗机构监管力度,查办一批欺诈骗保案件,现将第二批案例曝光。此外,据赣州市医保局官网显示,这是该市今年来曝光的第二批村卫生室欺诈骗取医保基金的案例,此前早些时候媒体已经曝光过第一批。以下是笔者整理的两批被曝光的骗保村卫生室名单:

微信截图_20200731092240.png

(以上名单据赣州市医保局官网公开信息整理)


两批共16家卫生室(所)骗取医保基金典型案例被曝光,巧合地是,16家卫生室分布在16个县区,全赣州市18个县区中,只有2个县区没有卫生室上黑名单,其余16个县区无一幸免。笔者以为,数据不会这么巧合,赣州市村卫室骗保的案例绝不止这些,这或许如官方所说是“典型”案例,每个县区均摊了这一“殊荣”,有可能是官方的有意为之。


村卫生室骗保在全国普遍存在


这只是赣州一地的情况,放眼全国,情况会怎样?虽然可能不是像赣州这样每个县(区)都有,但从媒体公开报道的情况来看,今年以来卫生室骗保事件就时有发生:

  • 从去年12月-至今年3月,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人民政府多次公示关于卫生院、村卫生室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 近期,陕西西安长安区医保局以村卫生室为重点全面开展医保基金运行管理稽核检查工作。其中查处大兆街道甘家寨村卫生室、东伍村卫生室、杨庄街道高庙村卫生室等8家村卫生室涉嫌违规,累计查处金额95.32万元。


  • 日前,安徽来安县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半塔镇王集村卫生室欺诈骗保典型案例的通报:半塔镇王集村卫生室2019年1月—9月虚假上传头孢克洛颗粒剂1923盒,价格8.06元/盒,共计15499元,存在虚假上传药品信息,违规进行医保报销行为。


这些是笔者在网上找到的、有据可查的新闻报道,那没有报道的、笔者没查询到的会有多少?情况应该不容乐观,可以说村卫生室骗保在全国是普遍存在。


2019年全年追回骗保资金115.56亿元


上面列举的只是村卫生室违规骗保的情况。其实,在全国,各类定点医药机构违规骗取医保基金的事件是层出不穷,而且数额巨大。

据今年6月国家医保局发布的《2019年全国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全年各级医保部门共检查定点医药机构81.5万家,查处违法违规违约医药机构26.4万家,其中解除医保协议6730家、行政处罚6638家、移交司法机关357家;各地共处理违法违规参保人员3.31万人,暂停结算6595人、移交司法机关1183人;全年共追回资金115.56亿元。

此外,据有关机构不完全统计,在2018年国家医保局打击欺诈骗保的一次专项行动中就查处违法、违规、违约定点医疗机构3.4万家、定点零售药店3.2万家,可见如今医药机构骗保的问题是多么严重。


严守基金安全红线,严惩重罚欺诈骗保的单位和个人


从上面内容可以看出,医保基金在一些不法医药机构眼中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不惜铤而走险,也要食得一块。

可喜地是,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了中央和地方的高度重视。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对医疗机构的违法违规行为坚持零容忍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医疗保障基金监管制度体系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微信截图_20200731092335.png


《意见》指出,受监管制度体系不健全、激励约束机制不完善等因素制约,医保基金使用效率不高,基金监管形势较为严峻。为全面提升医保治理能力,深度净化制度运行环境,严守基金安全红线,医疗保障部门依法依规加大行政处罚力度。积极发挥部门联动处罚作用,对经医疗保障部门查实、欺诈骗保情节特别严重的定点医药机构,卫生健康、药品监管部门应依法作出停业整顿、吊销执业(经营)资格、从业限制等处罚,提升惩处威慑力。对欺诈骗保情节严重的定点医药机构和个人,纳入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名单,实施联合惩戒


微信截图_20200731092409.png

(图片来源国家医保局公众号) 


写在最后


医保基金是老百姓的“看病钱”“救命钱”,确保医保基金运行安全,不仅是重大民生问题,而且是重要政治任务。任何对医保基金动歪脑筋、挖空心思,以欺诈等方式来骗保和行为都是违法犯罪,应该受到法律的够严惩。

基层医生要在做好百姓“健康守门人”的同时,规范自己的诊疗行为,不串换项目(药品),不过度诊疗、虚构服务,医保基金的“红线”绝对不可以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