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给患者打一针收八块钱也会惹是非!

2019-12-2 8:06:31来源:红杏e生作者:林建灿
村医是最廉价的劳动力?还是村医身份地位缺失得不到别人的尊重?又或是某些人把医生的善良当成了理所当然?


前几天的夜里,村卫生所来了一个老头,男,五十五岁,无职业。主诉:全身皮肤痒一周。患者于一周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全身皮肤痒,余正常,在别处就诊过,服用过药物(具体不详),症状无明显好转,遂求诊于我处。有烟酒嗜好,余无异常,查体无异常。
 
在劝患者戒烟限酒后,征求患者的意见问说,想要接着吃药还是要换别的抗过敏药试试,又或是打一针试试。患者说,吃药见效慢,而且家里还有药,选择打一针,还要求打“起效快、效果好”的针。考虑患者在别处看过,服用过药物一周,见效差,又有嗜酒史,又想要起效快免受皮痒的困扰,就给予开出处方:地塞米松2mg,肌肉注射。

打完针,就地观察了一些时间,患者问说多少钱,我说,收你八块钱吧!不料,患者脸拉的老长,拿起手机问说:“刚给我打了什么针要收八块钱,我长五十五岁了,还没打过这么贵的针。你打的什么药,说清楚!这药值多少钱,要收这么贵?”

我心平气和地和患者解释说:“大爷,我的诊费最低都十几块了,药钱和别的费用都还没去算呢!收你八块钱不算贵啦。”此时患者暴跳如雷大声说到:“你是什么级别的医生,诊费要十几块。”我说我是主治医师,平时上班时间最低的诊费都十几块了,下班时的急诊诊费就更贵了。患者瞄了一眼桌上玻璃下一些证书的复印件。然后涨红了脸大声骂到:“胡说八道,一个小小村医还收什么诊费。问你药值多少钱,还跟我天南地北胡扯。”然后狠狠地把处方撕下来,看了又看,又大声叫到,签名。

我问说,你这是想干嘛?患者说:“我花钱就要知道你给我打了什么药?值多少钱?我有知情权,我要知道。你开的处方,你就得签名。”签完名后,患者拿着处方,转头就走,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说,明天就要让你知道后果。然后又骂了几句,看没人回他话才走了。

 
这是怎么了?村医就不是医了?村医就只能赚药费,就不能收诊费、急诊费、注射费、观察费等服务费了?


就参考一下卫生院的收费标准吧。诊费最低10块钱、一次性注射器0.28元、肌肉注射费2.5元、门急诊留观诊查费10块钱。随便一算都二十几块钱了。村卫生所就算低卫生院一级,这些服务费加起来也有二十来块钱。给患者诊疗并打一针,收几块钱已经是非常良心价了。

但是患者不领情,由于历史的原因,村医没收诊费以及其他服务费的习惯,再加上个别医生恶意竞争,为了“生意兴隆”打起价格战,压低价格来提升知名度。居民也没有给诊费及其他服务费的意识,认为医生给人治病救人是职责所在,是理所当然的。而忘了医生也是人,也需要养活自己;还忘了医生的所学是交了不少学费得来的;更忘了医生的学识是经历多少努力才学成的;知识就不值钱了?只有药才值钱了?
 
当村医可以不赚药钱(药品零差价也行,或开张处方让患者自己去别的地方购药也可以),只赚诊费和其他的服务总可以吧!
 
要想破解这个以药养医的历史难题,唯有走乡村医生一体化管理的道路!统一管理、统一战线,药品零差价,刷卡就诊给诊费以及给其他费用。

乡村医生一体化管理推广以来,有的业务能力比较好的乡村医生认为吃“大锅饭”被平均了,自己亏了,也有的村医自由惯了不喜欢被管,等等,这些导致乡村医生一体化管理进展缓慢。

乡村医生一体化管理除了那些个统一之外,还有不统一的部分比如:按级别给待遇,按多劳多得、优劳优酬给奖励。乡村医生一体化管理能让村医获取阳光透明的诊费和其他服务费用,也能让村医获得该有尊重。乡村医生一体化管理是大势所趋,是符合社会的潮流,也是村医的未来,抛弃不该有的偏见和放弃短期的损失,跟紧乡村医生一体化管理的脚步去获得该有劳动所得和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