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了!国家卫健委实地调研,督查村医收入!

2019-12-1 18:51:33来源:乡村白大褂作者:姜黄

先前,据村医曝光,11月下旬起,国家卫健委将对河北省、黑龙江省、安徽省、山东省、湖北省、广东省、四川省、贵州省、陕西省和青海省等地开展实地督查,而督查的重点之一就是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相关政策落实情况


而近日,据媒体公开消息,这场悄无声息的卫生健康综合督查行动已经落地……


国家卫健委实地调研,问询村医情况


据山东卫生新闻网报道,11月28日,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开展卫生健康综合督查工作的通知》安排,国家卫健委督查组到山东部分地区进行实地督查。

微信图片_20191201185200.jpg


那么此次督查组的卫生健康实地查访,在村医方面到底“督查”了哪些内容?


据公开信息显示,此次国家督查组亲自到村卫生室进行调研。

详细了解了卫生室标准化建设及基本医疗、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药品目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开展情况,并与乡村医生详细交谈,了解卫生室业务收入,乡村医生向督查组详细介绍了工作开展情况。


而针对督查结果,当地卫健局表态,将以本次督查为契机,根据督查组的意见认真进行梳理并及时整改,坚持问题导向,强化监督落实,立改立行,确保整改及时有效。

2020年,谁来解决村医的收入问题?


在今年年中,接二连三爆发的“村医集体离职事件”后,仅剩90万的村医呼声最高的是:求求领导们下来看看吧,我们这里17年的公卫还没有发……


终于,在2019年的尾声,一场大规模的国家卫健委深入督查村医收入落实情况,终于拉开了序幕。然而村医来说,这场督查并不是他们的请求的最终目的,而是期待的开端。

近几年,无论是媒体报道,还是村医爆料,都展现了当前村医的收入困境:


1
收入不高、压力不小


目前村医的收入总的来说,只有两部分,一是依靠每看一个病人,政府补贴一点钱,二是再加上那说不太清楚、又不能及时到位的补贴经费。


而无论是“医疗风险”还是“考核指标”,都大大削减了村医取得高收入的可能性。


2
监管制约多,补助落实低


随着健康中国的推动,基层医疗防线作为不可或缺的一环,其行业监管比其他职业要严格的多。一个村卫生室除了接受卫生院的督导考核,还得同时受村委会、卫生监督管理部门、医保部门、药监部门、环境卫生部门等等监管部门的制约。


然而对比高强度监管制约,其补助经费的落实发放却“宽松随意”的多。经费发放的不定量、不定期、不定时,也逐渐成为村医大规模退出的导火线。


3
“坐班制”与“兼职”难平衡


在乡村一体化实施后,村医将逐渐与卫生院签订劳动合同,以“合同工”或“外派人员”的身份。随着基层医疗需求的增加,“坐班制”的全职村医势必会成为政策趋势。


然而为了养家糊口,在收入难以保障的当下,大多村医的职业身份并不只是“村医”。一旦村卫生室强制村医实行全职“坐班制”,那么其收入矛盾将会凸显,“出走”还是“坚守”将会成为一种抉择。


其实,无论是“集体辞职”发酵后,全国各地纷纷开始的公卫资金落实的专项审查,还是此次国家卫健委大规模实地调研督查村医收入落实,都只能给予村医一份落实收入的保障。


诚然,对于违规现象需要严查严究,找到症结,揪出责任人,给村医服气的答复,让百姓获得满意的答案。但是解决村医收入困境,难道仅靠“落实”就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