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蕴藏的针灸取穴原则与配穴方法!

2018-4-11 10:19:29来源:中医针灸医案

一、取穴规则


综合分析《伤寒论》全书的针灸原文不难发现,张仲景选用针灸穴位有如下四条规则。

 

1.强调循经取穴的重要

针灸取穴尤其是初涉针灸临床的医生,每每会遇到取穴不准的困惑,这固然有一个不断学习、实践并逐渐形成一套成熟的取穴经验这样一个过程,但退一步讲,“宁失其穴,勿失其经”。穴位可因人的胖瘦高矮而运用不同骨度法定穴,其中的偏差是有的,但经脉的循行不可偏离,在这方面,仲景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示范。如第8条的“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第292条的“脉不至者灸少阴七壮”,第343条的“脉微,手足厥冷,烦躁,灸厥阴”等,这里,仲景并未明确具体穴位,但明确了经脉,循经取穴的意图非常明显。后世注家纷纷据症状推测是何穴,其实仲景的本意是强调取穴“勿失其经”,大的原则方向明确了,具体选取某个或某几个穴位,则因辨证病情而定。

 

微信图片_20180411101402.jpg

 

2.强调辨证取穴的灵活

就是根据具体病情辨证后异病同治用针。如第147条“太阳与少阳并病”后误汗见“谵语不止,当刺期门”;第148条“妇人中风发热恶寒经水适来……谵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也,当刺期门”;第221条“阳明病,下血谵语者,此为热入血室……刺期门”等,尽管有病在太阳、阳明、太阳与少阳并病之异,但热邪随肝经上犯脑系机理相同,故辨证取穴——针刺期门,随其实而泻之。又如第24条太阳中风桂枝证表现为经输不利为主者,则当“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则愈”。因风邪上犯清阳,故取穴在头,取风池疏风清热、通经活络,风府主通督脉阳气助正祛邪,反映出辨证取穴的高度灵活性。


微信图片_20180411101427.jpg

 

3.重视局部取穴用针或灸

就是根据病变部位或邻近病变部位取穴。最典型的如第121条:“烧针令其汗,针处被寒,核起而赤者,必发奔豚……灸其核上各一壮。”“核起而赤”,孤立地看类似针处局部感染,但仲景一句“必发奔豚”,一个“必”字强调了这一局部体征与水寒之邪的联系,性质属于真寒假热。由于寒邪凝滞针处不得疏散,加上烧针误汗损伤心阳,诱发水寒之气上逆的奔豚证,故仲景第一步用灸以疏散针处局部寒邪,第二步才用方药。这种重视局部与整体的关系并且先从局部入手进而内外合治的思想,有很强的示范性。他如第176条:“太阳少阳并病,心下硬,颈项强而眩者,当刺大椎、肺俞、肝俞,慎勿下之。”病在太、少两经,故取督脉穴大椎,手足三阳与督脉之会,配膀胱经背俞穴肺俞,疏解太阳表邪主治颈项强而眩;取肝俞转枢少阳以配合太阳之开,协调肝胆而主治心下硬等,局部取穴甚为典型。


微信图片_20180411101447.jpg


4.善于断其病传与危证救治

就是利用经脉与三阴三阳开阖枢的关系来阻止病传,并及时救逆促使病情趋向好转。如第8条:“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若欲作再经者,针足阳明,使经不传则愈。”太阳主开,阳明主阖。太阳表邪于七日太阳本经行尽当自解而愈;若不愈,用针就不能针对头痛只考虑太阳经或督脉穴,而必须“针足阳明”,以截断其病传。所以断其病传选经用穴,是仲景留给我们的又一条宝贵经验。对于急症,如《金匮要略·杂疗方》有一条针对“卒死而四肢不收失便者”,仲景及时施治:“灸心下一寸、脐上三寸,脐下四寸,各一百壮,差。”为了抢救及时,甚至连穴位名称都可以忽略而直接点出灸的确切部位,而且要“一百壮”才可病愈。我们仿佛置身于这种对话的情景中:仲景是在指挥他的弟子?或是在自己救治过程中的自言自语?抑或是告诉病人的家属?可见其治疗危重证的经验非常丰富。

 

微信图片_20180411101513.jpg


二、配穴特点


前已述及,《伤寒论》正面涉及针灸治疗的条文是17条,其中明确穴位名称的是:风池、风府、大椎、肺俞、肝俞、关元、期门,取穴极其精简,甚至精简到一穴可治疗数病。就取穴部位言,均在头、颈、腹、背;就其病性言,所救治的又是急性热病;其运针操作的技术难度可想而知。可见张仲景在针灸辨证配穴方面的精深造诣与丰富的临证经验。他如《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中有“妇人伤胎,怀身腹满,不得小便”,仲景判断:“此心气实,当刺泻劳宫及关元,小便微利则愈。”初看大惑不解,细心揣摩后,感叹其治疗选穴竟如同他的方药那样,出神入化,胆识超群。现就《伤寒论》中的仲景配穴特点,简述如下:

 

1.注重特效穴的使用

搞针灸的医生都知道,期门穴位于乳头直下第六肋间隙,一般宜斜刺或平刺,且进针不过0.50.8寸,若有效把握期门穴的针刺有一定难度。但仲景频繁使用此穴针刺多种病证,如肝乘脾、肝乘肺、妇人热入血室、太少并病误治等。考期门乃肝之募,足厥阴、足太阴与阴维脉交会穴,又为足厥阴肝经的止穴,针刺泻肝平冲、泻火安神。又如风府穴,仲景用其治疗太阳中风桂枝证见经输不利者。针刺风府穴同样必须慎重,风府为督脉与阳维脉交会穴,针时当平直或向下斜刺0.51寸,不可深刺,因深部为延髓,若无针刺经验,刺中生命中枢,可立即死亡。他如风池、大椎、百会等均为仲景常用之特效穴。由此可见,仲景注重特效穴的使用,从穴位的针刺难度上反映出仲景高超的针刺技艺。


 微信图片_20180411101602.jpg

 

2.注重募穴的使用

募穴在胸腹部,腹为阴,为脏腑之气聚结于体表的部位,是气血运行的枢纽要穴,同样也是病邪由此出入之所。仲景使用频率最多的就是足厥阴肝经期门穴,为肝募穴。《伤寒论》中针刺期门的原文计有5条:第111条的肝乘脾,第112条的肝乘肺,第147条的太阳少阳并病误汗变证,第148条的妇人中风热入血室证,还有第221条的阳明病热入血室证;还有《金匮要略》中的妇人伤胎,“腹满不得小便”针泻任脉穴关元,为小肠募穴等。由此可见,仲景使用募穴多用于热证、实证,针刺用泻法,恰恰说明阳病可针刺腹募穴(腹为阴)以调整经气而引邪外出,符合《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说“善用针者,从阴引阳……”和“阳病治阴”的经旨。

 

微信图片_20180411101629.jpg

 

3.注重俞穴的使用

背俞穴在背部,背为阳,为脏腑经气所输注的孔穴。背俞穴主要位于足太阳膀胱经,张仲景治疗太阳少阳并病,取肺俞、肝俞,既从足太阳膀胱经取穴,又不直接选诸如大杼、风门等单纯疏风解表穴位,而是选择了五脏俞——肺俞、肝俞,因太少并病,“邪气传里必先胸,由胸及胁少阳经”,胸为太阳之里,故首选肺俞穴针刺,宣肺以达表;同时,邪在少阳,针刺肝俞,助其转枢外达;可见,仲景从背俞穴入手,引入里之邪外出,是对《内经》“从阳引阴”治疗法则的活的运用。同时,从经脉循行的角度,足厥阴肝经“其支者,复从肝,别贯膈,上注肺”。十二经脉循行至此,一周于身,其气常以平旦为纪,昼夜流行,与天同度,周而复始。肝经为十二经循环的终点,肺经为新一轮循环的起点,故取肺俞、肝俞相配,既是恰合病机之治,更是充分调动气血循环的调节机制,使病邪顺利从少阳转出太阳而解。由此可见,仲景在选穴用针方面同样是周密精细,原则性与灵活性高度统一,且富于辨证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