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不了大牌医生,如何快乐行医?

2019-9-8 22:21:35来源:上海寓医馆作者:宋维

在中国做医生是蛮痛苦的。如果你不是大牌,医术被怀疑,缺少医生尊严,一旦质疑你的医疗行为,极易引发医疗纠纷,严重时还会发生伤医事件,此时魂不守舍,有时性命难保。


什么是大牌医生?是医神医圣,有较高职业安全。如何成为大牌医生?必须在国家三甲医院做科主任或教授,这是中国医生评判“优劣”唯一标准,没做就成不了学术权威,就休想成大牌,这样便知大牌医生在中国是少之又少的稀缺资源。


是不是大牌医生就快乐了呢?不是。成大牌过程和成大牌以后也都是蛮痛苦的。成大牌过程漫长难熬,繁杂医疗工作不能亵慢,更要为学历、学位、论文、基金、奖项、出国等拼命,最后能否成大牌还是未知数。成大牌后的维持还得继续为论文、基金、奖项等奋斗。


诚然会有轻松自然成大牌医生的天才,但大多数不属于,我是其中之一。因此,在中国做医生基本都不快乐,也就有了没有多少优秀人才愿意学医,医科高考录取分越来越低,传统对医生神圣、职业崇高、受人尊敬的概念在颠覆,十三亿中国人只相信少得可怜的三甲医院大牌医生怎能解决中国看病难呢?全社会都在为中国医疗和好医生来源焦虑。


我于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幸运考入名校“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留附属上海长征医院做心内科医生,这是一家中国较著名的军队三甲医院,做医生几年后又读硕士博士。尽管繁重临床医疗工作受到病人认同,并且属于上海较早进入心脏介入手术领域医生,较早被评副教授,在很多人眼里应该前途光明,可我却在1997年36岁时转向,创建特需病房做主任。特需病房主要是体检,算全科,但在专科主导的三甲医院是医疗边缘,不再可能有惊天动地学术成就,我转向引来惋惜声不断,但我热爱,想在犹如世外桃源的清静环境里做纯粹快乐医生。


有人会说你转向做纯粹快乐医生是逃避看重病和为有钱人服务,实际不全是。首先,医疗就是多样化多层次服务,中国做好疑难危重手术抢救的专科医生很多,做好体检预防的全科医生很少,预防重大疾病减少病人数量的社会价值也很大;其次,我希望能够看清疾病全貌。医保费用受限,看病只能大概,俗话说“毛估估”,比如看高血压、高脂血症等,不能按照疾病发生发展规律评价心脑肾并发症危险程度,只能标准基本用药,如果用药不精准会带来毒副作用,因此,看清疾病全貌对选药及用药强度会有天壤之别,再加医患良好沟通疗效更显现。当然,远离病人等待3小时看病3分钟服务窘态也能降低职业风险;第三,我不属于敢于打拼成为大牌专科医生类型,为逃避论文、基金、奖项等我自认为的痛苦找借口;第四,我擅长体检预防。是个人喜好、自我评判、职业风险、社会需要等考虑使我专业转向。


我在特需病房担任主任也是蛮拼的,创造“抓心抓脑抓癌”体检专业特色,体检上升到重疾预防才有价值。创科初期客人少,服务矛盾不突出,但专业特色形成市场就供不应求了,服务矛盾是三甲医院无法解决。为什么?原本看病难的三甲医院重病人满是,特需体检是健康人,享受优质优先服务打乱医疗秩序,医患矛盾激化并表面化。从人性讲,谁忍心不顾重病人痛苦呻吟去插队优先呢?从客户讲,支付特需高费用应该得到相应服务。从医生讲,对病人一视同仁病重优先是医疗法则,为什么给特需优先?特需高收费与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何况病人不同意,激怒会吵架,说不定还伤医,自身安全难保,医生不提供特需服务理由充足。


八年主任卸任意味军转,三甲医院不是我做纯粹快乐医生平台,况且医改确定国有医院压缩剥离特需,社会办医被认定不诚信,我唯有创业。2007年在我46岁时以军龄29年、技术6级(正师待遇)自主择业转业创业上海寓医馆,伴随医改推进和健康产业如潮,上海寓医馆已小有名气,成为上海市自主择业军转实训基地No.002,我也荣幸被上海市授予模范军转干部,还被聘为国务院全国军转自主择业干部创业导师和中组部复旦大学干部培训基地授课老师。


在党中央、国务院倡导“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时代,健康医疗服务是永恒朝阳产业,市场需求极大,我作为医疗创业实践者,想谈谈个人体会,能给产业参与者一点参考。


30多年中国改革开放,虽说住房、教育、医疗被认为是压在民众身上三座大山,相比之下生命攸关的医疗更难。医疗服务创业难众所周知,起始投资巨大、专业门槛巨高、政府监管巨严、认同过程巨长,四个“巨”再加人命关天,弄不好就发生社会震动和社会矛盾激化,这是医疗服务创业的巨大风险。但是中国太需要医改改好、太需要发展健康产业,再难也得做,在我看来发展市场化高端医疗能切入医改和产业核心,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奇效。


我心目中医改成功是“服务公平有序”消除医疗不公降民愤,“专业厘清把关”服务流程顺畅减民怨,“政府兜底民生”社会和谐安定有保障,“医生价值体现”敬畏生命职业得尊重。我心目中产业成功是“政府兜底民生”为民众责任不推卸,“非民生市场化”自生自灭极致产业,“市场倒逼民生”医疗服务诚信本质,“产业助力医改”双轮驱动民众健康。我认为要解决中国看病难关键是诚信和全科,诚信是前提,全科保证看好小病方便、检出大病转诊。


当前医改瓶颈期,民生医疗政府要兜住底,非民生医疗政府财政千万不要办,让社会资本办,靠竞争求生存,对资本负责必然服务极致、专业形成、产业正道。营利性医疗的名称应该改为市场化医疗或非民生医疗,不能误导民众字面理解为挣钱挣黑心钱医疗,否则名医只能孤(固)守在三甲医院,医改和产业还将徘徊不前。


目前市场化医疗发展稍好点的基本是国家医院不进入医保的非民生医疗,如整形美容、牙科、高端产科,还很难起到彻底改变医疗服务混乱状况。体检看似热闹,实质不专业,不仅缺少疾病预防价值,更是发现大量健康人成为病人,制造病人于产业发展不利。


发展市场化高端医疗的诚信全科能切入医改和产业核心,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奇效。上海寓医馆基于市场化不要财政投入不用医保支付,保证政府无投资不犯错;基于高端医疗大投入,保证服务专业诚信;基于体检预防健康管理,保证突出全科风险较小,对接主流专业互动。这样,既是以市场化方式、更专业服务吸引高端客户,缓解三甲医院服务矛盾,预防重大疾病,减少医保支付财政投入,又是敬畏生命产业正道,诚信尽职民众安康。


上海寓医馆是艰难痛苦而有意义创业,我为做快乐医生的梦想而创业,有梦想就会有激情,就能担当和坚持。开业4年多,发现一万多人次心脑血管意外高危有效预防,仅仅20人次建议实施手术,发现一千多人次早期癌症癌前病变简单根治,逐渐受到各方关注,即将走向资本市场,充分利用“互联网+医疗”手段发展产业、推动医改、造福民众。(原标题:为做快乐医生而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