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起伏两病案:让你看清针灸调整血脉的力量

2019-5-15 9:25:21来源:中医书友会作者:梁亚奇

今天讲两个跌宕起伏的案例,都和血脉直接相关,都考验着医者粗(cui)壮(ruo)的神经。


治疗完,患者眼前一片漆黑


案例一:患者72岁,女性。突然双眼视力下降,发病前双眼视力都是0.6,几天时间,发展到右眼几无视力,左眼0.1。发病前家里有些家务事,劳累加上情绪急躁,估计这是直接诱因。同仁医院诊断为陈旧性眼底出血,予抗VEGF治疗,一个月一针(根据患者反馈,可能是雷珠单抗)。


患者来我这儿首诊时,西医那边还没做治疗。当时患者两个寸口脉弦象非常重。舌偏暗,苔薄白,舌面略干。经络诊察结果,最显著的异常如下:


左手少阳三焦经,很多结节;


两足三阴经和两足三阳经都有很多结块,其中三阴经结块较大,也更密集;


两足六经发现的结块中,足厥阴肝经在蠡沟部位的结块尤大


头部两侧足太阳膀胱经在通天的部位增厚并压痛,这个异常是非常显著的。但这儿要插个题外话:头部通天穴,在实际临床上有时是不那么确切的。因为在通天穴附近范围内进行揣穴,根据患者的反应来决定最终针刺点,有时候偏外一点,就比较靠近足少阳胆经了。那么这个点究竟更倾于通天还是承灵呢?不那么容易断定。


首诊处方:通天、风池、支沟、太冲、蠡沟。


三天后二诊,寸口脉的弦象大减,明显和缓了。症状方面,患者说似乎视力在进一步减弱。这时候我怎么考虑呢?很可能是病情在进展。好在脉象好转很明显,说明两点:第一,诊断和治疗方向没跑偏;第二,患者机体的反应能力不错。


接下来,最惊心的情况发生在第四诊和第五诊


三诊之后患者讲,视力好像有所进步了。然后第四诊处方:风池、合谷、太冲、曲泽、曲泉、右照海、右少府。


三天后第五诊。我问怎样?患者答话的时候,那个状态能够感觉到,有点沉重。因为第四诊之后视力明显退步。经过前三次治疗,本来觉得看东西似乎清晰一点了,结果第四诊之后又变模糊了。


我问症状加重具体是什么时间发生的?回答说,扎完针离开诊所,司机把车开出停车场的功夫就不行了。就是说治疗结束多则十几分钟,症状就显著加重了。


听了这个话,别说患者,我作为医生心情也是沉重的。


接下来望闻问切,经络诊察。除了视力退步,其他方面如脉象、舌象、经络状态等,都在好转。我判断不是治疗有错,所以坚定信心。


第五诊处方:后顶、通天、合谷、太冲、尺泽、阴陵泉、陷谷。


又过三天,患者没来。于是在微信上联系家属。


患者为什么没来复诊呢?因为症状进一步加重了。右眼已经回到了最严重的时候,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第五诊治疗完,患者从我的诊室走出去,也就是刚走出医馆大门,立刻漆黑一片了。


从治疗结束到发生这个变化,最多不过五分钟。患者有多惊心可想而知。那么当我得到这个反馈的时候,我的心情怎样呢?大家都是干临床的,您去想象吧。


家属非常好,对医生充满信心,没有任何埋怨。遇到这样暖心的患者家属,咱们作为医生真的应当感恩!性命相托,岂不重哉!


患者和家属没有任何埋怨,我因此非常感动!当然,患者这时心理压力极大,不太可能来继续治疗了。


到此为止,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个失败案例吧。我那时反复检查病历记录(我的诊疗记录通常很详细),找不到失误所在,因此不知对也不知错,成了悬案。


直到二十天后,患者家属突然在微信发来一段语音,跟我说:


她觉得应当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患者去同仁医院复诊,检查显示眼底瘀血已经散开,可以预约手术了。此前因为瘀血没有散开,所以不能进行相关手术;按计划每个月一针,刚打了一针,接下去还要继续打几针的。然而现在瘀血散开了,就可以安排下一步治疗了。能够这么快进入下一步,无疑是意外之喜。并且判断是针灸治疗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家属这个举动,真的是让我心里暖暖的。


回想一下:第四诊治疗结束十分钟,症状加重;第五诊治疗结束不到五分钟,症状进一步加重,右眼严重到视力尽失。分别是十分钟和五分钟,当时有多惊心,现在就有多欢乐吧。


为什么那时会症状加重呢?其实是瘀血散开,弥散的瘀血把眼球剩余的可以透光的部位也遮挡了。所以原来在某个角度还可以看到一点东西和明确的光感,治疗后却变模糊,进而完全被挡住,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们说临床会带给你惊喜,但有时在惊喜之前,先得来个惊吓。


针刺耳鸣即刻加重


案例二是一个突发性耳聋伴眩晕。患者74岁,女性。无任何诱因突发耳聋(左耳)伴眩晕。最严重的突聋类型,全聋;眩晕极重。经医院检查排除了其他脑血管病和神经占位,考虑是内听动脉堵了。


发病次日首诊。处方:外关、足临泣、左风池。


眩晕略减轻,留针期间觉耳鸣声音有些变大了。这个患者平时在我这儿治疗腰腿疼,是经络感应比较明显的一个人。但是这次扎针,针感仅限于局部酸胀,没有感传,行针也很难获得更明显的针感。


发病第三日二诊。处方:外关、足临泣、太冲、太溪、左风池。


二诊我先刺远端腧穴,最后刺风池穴。当我刚刺完右侧外关、足临泣时,患者即说耳鸣开始增强了。处方的腧穴全部针刺之后,耳鸣已经变得非常显著,呈现一波一波轰隆隆的声音。


其他方面不再赘述,咱们直进主题。两次针刺都是即刻出现耳鸣加重,二诊则加重非常显著,耳鸣声的形式也有了变化。为什么呢?


因为患者耳鸣属于血管性耳鸣(也称搏动性耳鸣),是动脉中血液流动产生的声音。针刺后声音加重,说明针刺直接导致了动脉血流的加强;二诊耳鸣形式的变化,从水箱上水声变成显著的一波一波的轰隆声,恰是动脉搏动显著增强的体现。


就是说,针刺即刻引起了动脉血流的变化;但不是通过局部刺激,而是远端特定穴诱导经络功能,发挥了作用。


从治疗机理来看,其实类似前面所讲的眼底出血案例,无论中西医,在活血化瘀(溶栓)方面,大家的诉求是一致的。所以针刺能够明确促进血流,应当是积极的。


我的思考


两个案例都讲完了。我把相关的思考总结一下,分享给大家,请同道指正!


(1)针灸对血脉系统的调整作用,可以非常强大,也可以即刻生效。通常在脉象上能够察觉。


(2)对血脉系统的调整,要重视厥阴经的运用。篇幅所限,我没有详尽辨经、选经、选穴和配穴。但厥阴和少阳(厥阴之表里)的应用非常重要,甚至可能是处方的核心。师父王居易先生课徒时曾对我们讲过,先生认为厥阴是和血管有密切关联的,这种密切程度超出一般的理解


(3)选穴要有经络思维,所以特定穴是核心,比如各经的五输穴、原穴、郄穴、络穴等。病症局部取穴通常只是起配合作用的次要地位。


(4)适当配合督脉或太阳提振阳气,可有显著的强化效果。前顶、后顶、通天,我常选其一。有些用搓针法,有些只针刺不搓针。但是应用提振阳气之法,务必简当,不能涸泽而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