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64位村医辞职的背后,四大问题值得深思!

2019-7-11 8:49:29来源:红杏e生作者:韩明

近日,河南省通许县64位“乡村医生集体辞职”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

据笔者从澎湃新闻报道中获悉,79日下午,村医们反映的2019年上半年分文未发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于9日已全部拨付到位。此外,河南省通许县大岗李乡卫生院张院长告诉媒体,9日下午,该乡2018年和2019年拖欠村医的基本公共卫生经费都已发放到位,同时发放的还有2019年的基本药物和一般诊疗费补助。张院长介绍称,2018年的基本公共卫生经费是55元的40%,即22元;2019年才涨到60元的40%,即24元。

下面先来简单回看一下整个事件的过程进展:

75日,某公众号发文称,通许县朱砂镇36名村医集体辞职信在各村医群内引发关注。文中披露的摁有30余名乡村医生红指印辞职信称,由于到村医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等问题,向医院提出辞职申请。

微信图片_20190710151502.jpg

77日,该公众号再次刊文称,通许县的大岗李乡出现28名乡村医生集体辞职的事情。文中附图辞职信显示内容与朱砂镇内容一致,仅抬头、落款为大岗李乡全体乡医

fe435d1cd09c40539a1552c8e476258b.jpg


78日,对于此次“村医集体辞职”事件,通许县政府发文回应称,经县长挂帅任组长的专项工作组调查,辞职报告中所反映的“村医被克扣现象”等问题不存在,不过,县有关部门在拨付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方面存在迟延,影响了基层卫生工作的顺利开展。

79日上午,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此事称,国家卫健委已经注意到相关报道,并高度重视此事,已经要求河南省卫健委调查核实情况。“无论问题出在哪个环节,都要调查清楚,立即整改,保障乡村医生权益。”

微信图片_20190711085323.jpg

▲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在7月9日例行发布会上发言

 

7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报道,该乡2018年和2019年拖欠村医的基本公共卫生经费都已发放到位,同时发放的还有2019年的基本药物和一般诊疗费补助。

虽然村医拿到了部分拖欠经费,但笔者以为这不会是最终结果,相信政府会给乡村医生一个交待。但在等待最终结果的时候,笔者以为,就此次“村医集体辞职”事件,有4个问题值得深思。


一、村医辞职是偶然还是必然?

此次河南“村医集体辞职”事件,它算是一件偶然事件,还是一件必然事件?

笔者从近期整理过的一组国家卫健委官方数据发现:新医改实施10年来,乡村医生数量曾在2011年达到106.1万的顶峰后一直处在不断减少的状态中,特别是2016年相比2015年减少3万人;2017年比2016年减少3.2万人;2018年比2017年减少了5.6万人。连续三年,村医减少的数量都在增加,而且速度加快。

QQ截图20190709091449.png

看过这个结果,笔者坚定认为这是一个必然。64人对于5.6万人来说,这只是一个缩影。不幸中的万幸,这64位乡村医生辞职的事被媒体报道了出来,引起了社会关注,而有更多的乡村医生则是选择了默默离开。

 

二、村医为何辞职?

既然村医出现了大量的离职现象,那他们离职,或是辞职的原因是什么?

对于职场人士来说,辞职的原因不外是以下几点:一是现有岗位不适合自己发展,自己需要一个更大的空间;二是对收入不满足,觉得自己应该拿到更高的收入;三是遭受到不公正、不公平的对待。笔者以为,这些一般职场人士的离职原因也适用于村医辞职。

一是发展空间问题。根据《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规定“取得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乡村医生证书,符合条件的,可以向县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申请乡村医生执业注册,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后,继续在村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受此影响,持乡村医生证的乡村医生只能在当地乡村工作。而我国的国情决定了乡村的发展机会和空间没有城市大。所以,一旦乡村医生的执业资格提升了,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跳出“农门”,到城市中去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二是收入问题。乡村医生的收入低、待遇差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社会现象,而他们的付出又是有目共睹,365天无休、24小时接诊是他们的工作常态,“996”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值得一提,微不足道。基层常见病、多发病的一般诊疗和公卫14项工作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而如此付出,换不来应有的回报,为此,离职转行也是他们的常备选项。

三是公正、公平问题。基于我国现有国情,一些制度性缺限客观存在,村医遭受不公正、不公平现象也是时有发生。正如36名村医的“辞职信”中所提到“上级拨款越来越多,到村医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的现象也不会是无中生有。受不了这种不公正、不公平的对待,离职也就是必然。


三、村医考核能否更加公开透明?

在通许县人民政府发布的回复中有这么一条:“2018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目前已拨付人均14.53元,所反映不到10元不属实。”

对此,笔者以为,这个数字太笼统,“公卫补助14.53元”,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财政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关于做好2018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工作的通知》提到,2018年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标准是55元。而根据公卫工作的实施比例,乡村医生按照要求,如果足额发放的话应该是55元的40%,也就是22元。而许通县政府回复只有14.52元,那么剩下的7.48元去了哪里,为什么被克扣?希望政府主管部门有一个更加详细的说明,让乡村医生明白自己的工作到底做得怎么样,为什么钱被扣?

这次事件,相信当地政府会有一个后续的更加详实的说明。笔者也只是以此为例,希望地方政府在做类似的工作中“有则改进,无则加勉”。

 

四、补助经费能否及时到位?

在通许县的回复中也肯定了“县有关部门在拨付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方面存在迟延,影响了基层卫生工作的顺利开展”。2019年已经过去了半年,村医还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补助资金是客观事实。

在此,笔者以为“补助经费能否更加及时到位?”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半年过去了,补助还没拿到,如果没有此次事件,村医还要等待多久?常人都知道,工资月结是一个基本常识,即使行业特殊,有特殊原因,至少也要有说明来解释。半年不发补助,这让乡村医生怎么活?这可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写在最后

“乡村医生是广大农村居民健康的‘守门人’,在维护农村居民广大群众健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国家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巩固和发展县乡村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网络,也采取很多措施提高乡村医生的待遇,稳定乡村医生队伍,让他们更好地为农村居民健康服务。其实卫生健康委的态度已经有了,今天开的这场新闻发布会就是态度

这是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在79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针对有记者问及此次“村医集体辞职事件”时所作的补充说明。笔者之所以把这句话放在最后,是相信国家为稳定乡村医生队伍、守护百姓健康所做的努力。

在此,笔者衷心希望地方政府在落实国家政策的时候能够真正执行到位,让国家的补助更加及时,保障乡村医生合法权益,不让国家的努力变成一句空话。